徐華喜:失明的畫家
2019-10-11 11:02:28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他叫徐華喜,她叫唐穎之,他們都是04級美術系一班的新生,今天是新生報到日。九月的北京秋高氣爽,可是你還是可以看見,在擁擠的報到人群中站著這樣一個女生。她滿臉的汗珠,坐在一個大行李箱上,一只手插在腰上,另一只手在使勁的扇著風,周圍還放了大大小小的幾個箱子和背包,看著眼前的人群眼神很是無奈。?“同學需…

?他叫徐華喜,她叫唐穎之,他們都是04級美術系一班的新生,今天是新生報到日。九月的北京秋高氣爽,可是你還是可以看見,在擁擠的報到人群中站著這樣一個女生。她滿臉的汗珠,坐在一個大行李箱上,一只手插在腰上,另一只手在使勁的扇著風,周圍還放了大大小小的幾個箱子和背包,看著眼前的人群眼神很是無奈。

?“同學需要幫忙嗎?”身后傳來一陣很輕快的聲音。唐穎之回過頭來打量著出現在眼前的這個大男孩,高高瘦瘦的,嘴角微微上揚,墨藍的瞳孔里透著幾分溫柔,輪廓分明的臉龐,給人一種陽光的感覺,不過衣著很是樸素,看來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而他呢,只覺得她真白,眼睛真大,身上還有股淡淡的香味,以前他從來沒有碰見過這樣的女孩。他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燙,有些心虛的把目光從她身上快速的移開了。

?“哦,太謝謝你了,我正在這發愁呢!”女孩一臉解脫的樣子。“你父母沒來送你?”“沒有,他們忙。”女孩沒說她父親是礦業集團董事長,不讓他們送只是她不喜歡那種招搖過市的感覺。“你呢,怎么也沒讓父母送?”“你個女娃子都沒讓父母送,我這么大的男人還用父母送,讓人家笑話!”其實他也沒說父母是心疼來回的路費錢,都夠他幾月生活費了。“對了還沒問你叫什么。”“我叫唐穎之,美術系一班的。”“你呢?”“我叫徐華喜,和你一個班的。”“哇塞真巧!”兩個人就這樣認識了。

?對與每個剛入學的新生來說大學生活都是新鮮的,人們忙著參加聯誼舞會,申請自己感興趣的社團,參加班級聚會,競選學生會會員,每個人都在忙,而在這些場合的人群里往往看不見徐華喜的影子。因為他正忙著打工,他在學校外面的咖啡廳找了一份兼職工作,每周周二、周三、周四晚上還有周六他都會去那里打工,每個月有八百元錢的收入,對他來說這已經非常多了,這些錢他都用來買畫筆、畫紙還有顏料。

?平常的時間徐華喜都拿來學習,大一第一學期期末考試他得了全班第一,拿了一等獎學金,而且還得了國家勵志獎學金。獎學金他沒花,一分不少的都寄回了家里。

?徐華喜喜歡寫生,在周末他總會去郊外。他用牙縫里省的幾百塊錢買了一輛自行車,騎自行車他覺得方便,想去哪就去哪。唐穎之總喜歡搭他的便車。每當唐穎之的手抓著他的腰的時候,其實也沒抓著他的腰只是拽著他腰間的衣服。沒由來的徐華喜會覺得心跳的好快,尤其她身上的那股香味,弄的他鼻子癢癢的,他覺得很不自在,支支吾吾的說:“這樣不好吧!”唐穎之會瞪著眼睛,假裝生氣的說:“我不拽著你衣服掉下去怎么辦?”徐華喜沒辦法,只能由著她。兩個情竇初開的年輕人,就這樣駛向了愛情的春天,雖然他們自己還不知道。

?不知怎么的她總想和他單獨在一起,而他也喜歡上了帶著她的感覺。在以后的日子里唐穎之沒事就讓徐華喜帶著她去郊外寫生。看他瘦的可憐樣她會覺得心疼,每次她都會給他帶許多好吃的。開始的時候徐華喜會推辭,可唐穎之總會找出一大堆的奇葩理由。什么你不吃就壞了,壞了丟掉多可惜,知道非洲每天有多少人餓死嗎?什么你不吃我還要帶回去,多重啊!有沒有搞錯,騎車子的是徐華喜,又不是你唐穎之,真是無語了!還有什么你這么瘦影響市民形象啊,08年的北京奧運會還要不要開!搞得徐華喜都覺得自己不吃對不起非洲人民,對不起唐穎之,對不起北京市民!慢慢的徐華喜身體比以前健壯多了而他們的感情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05年放暑假前,徐華喜對唐穎之進行了告白。在早上天還沒亮的時候徐華喜就給唐穎之打了電話叫她到學校的操場去。迷迷糊糊的唐穎之來到了操場,早已等候多時的徐華喜走過去牽起唐穎之的手就往主席臺走去,唐穎之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因為他還沒有牽過她的手。“給你看點東西,往下看。”“什么啊,霧蒙蒙的!”“向下看太陽就要出來了!”當清晨的太陽穿透云霧,一幅巨畫展現在唐穎之面前。那是一幅畫在地上的畫,有十幾米長,四五米寬。畫面上是徐華喜拿著紅玫瑰在向唐穎之告白,上面是明晃晃的七個大字“做我女朋友好嗎?”。看著唐穎之濕潤的眼眶,“穎兒做我女朋友好嗎?”“我愿意!”徐華喜把唐穎之擁在懷里。“你是什么時候畫的?”“昨晚上,十一點多操場沒人的時候,我叫宿舍的幾個哥們給我打著手電筒我畫的。你來之前他們剛回去。”“你花了一夜?”“恩,我是不是太笨了。”“那里是笨,明明是傻。”唐穎之那眼眶里打轉的淚水終于忍不住的流下來了。

?表白是挺感人的,可他們花了一天的時間才把操場擦干凈。可他們還是覺得非常幸福。

?徐華喜的繪畫天賦在在大二上學期開始凸顯。他先后代表學校奪得北京市青年繪畫大賽冠軍,全國青年繪畫大賽冠軍。如此年輕,就取得了如此傲人的成績,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多少老師欣然感嘆!徐華喜成了學校的焦點,走在校園的路上多少人頻頻側目,多少女投來羨慕的目光。徐華喜倒覺得沒什么,還是像以前一樣淡定。到是他身邊的唐穎之得意的不得了,那眼神仿佛在說:“是我男朋友,是我男朋友!恨不得給徐華喜身上貼個標簽,寫上這是唐穎之的男朋友!”

?轉眼八月了,這個月的25號是唐穎之的生日。在唐穎之生日那天徐華喜帶著她去了郊外,說有驚喜給他。坐在車座后面的唐穎之把前面的徐華喜瞄了好幾遍,車筐里除了一個蛋糕還有許多吃的,也沒什么了。人家過生日送蛋糕也叫驚喜,唐穎之坐在車坐后崛起了小嘴,嘟嘟囔囔的。“你在說什么?”“哦,哦沒什么!”

?到了郊外徐華喜拿出畫板,然后讓唐穎之捂著他的眼睛,唐穎之聽的一頭霧水,捂著眼睛怎么畫?可隨后她就驚的張大了嘴巴。那深深淺淺的線條,仿佛早已刻在畫紙之上,而他只是順勢臨摹。行云流水般的揮灑寫意,勾畫細膩,線條流暢,真不敢相信他是閉著眼睛畫出來的!最后一美人躍然于紙上,看著畫紙上的美人,唐穎之高興的叫起來,因為那美人就是她。畫完了徐華喜就把畫從畫夾上拿下來,看著高興的唐穎之,徐華喜遞給了她一個打火機。迷惑的看著徐華喜,唐穎之一臉的霧水。徐華喜神秘的一笑,指著畫卷的左上角說:“你烤烤這里。”唐穎之將信將疑的烤了烤。這時原本干凈的畫紙上出現了幾個字,祝親愛的穎兒生日快樂。唐穎之高興的撲進徐華喜的懷里,這是在她二十一個生日里她收到的最特別、最讓她感到驚喜的生日禮物。

?他們在河邊的草地上一起過了她第二十一個生日,看著天空牽著手在草地上兩個人靜靜的躺了一下午,她說畢業后就嫁給他,他說你敢嫁我就敢娶。在回來的路上她問他,那字是怎么出來的,他說是用白醋寫的,一烤就能出來,她說他真聰明,他說這辦法又不是他發明出來的,她說反正你就是聰明!路上只留下兩個戀人幸福的笑聲。

?大三徐華喜參加的比賽越來越多,而拿的獎項也越來越多。這不唐穎之又在學校門口送他,這次他要去參加中國美術協會舉行的一次比賽,要去三天。唐穎之依依不舍的松開徐華喜的手,目送著他上了校車。“別擔心,幾天后我就回來了。”徐華喜笑笑的揮了揮手。

?第三天下午唐穎之高興的在校門口等徐華喜回來,他們剛通了電話 ,他拿了一等獎,現在人已經上車了,用不了一個小時就回來了。可是等了一個多小時也沒看見校車,著急的唐穎之打了個電話但是沒人接,這時班里的老師急急忙忙的開車出來了。“唐穎之你怎么還在這等,徐華喜出車禍了,快上車來我們去醫院。”唐穎之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馬上上了老師的車去了醫院。

?到了醫院徐華喜還在搶救,幾個小時后徐華喜被推出了搶救室。全身多處骨折,嚴重腦震蕩,視覺神經受損,神經性失明,也就是說以后再也看不見了。看著病床上的徐華喜,唐穎之不知道等他醒來該怎么告訴他這一切,不覺潸然淚下!

?當晚上醒來的徐華喜叫唐穎之把燈打開他覺得好黑的時候,唐穎之覺得心口像堵了一塊大石頭,她該怎么開口。“穎兒開燈啊!”唐穎之一下子撲在病床上握著徐華喜的手放聲痛哭,泣不成聲的說“燈……燈已經……開了!”“那我怎么看不見?”徐華喜的身體突然的一顫,“我瞎了!”

?當知道自己失明之后,徐華喜情緒非常低落,他誰也不理。第二天下午徐華喜的父母就從老家風塵仆仆的趕來了。看著病床上的兒子,看著曾經讓他們引以為傲的兒子老兩口心如刀割。唐穎之和徐華喜的父母輪流照看著徐華喜。本來他父母是不用唐穎之來照顧的徐華喜的,可看姑娘那么堅持老兩口也沒反對。

?自從失明后徐華喜一反常態,對唐穎之總是冷冷的,甚至不讓她來醫院看他。有時候唐穎之會委屈的偷偷的哭,可他是病人,她怎么能和他一般見識呢!

?半年過后徐華喜康復了,今天下午他出院。上完課的唐穎之下午來到病房卻發現已空無一人,只在病床上有一張紙條,寫著“我再也配不上你,忘了我吧!”扔下紙條唐穎之跑到護士站問九號房的病人呢,“上午就走了。”護士長說。唐穎之傻傻的呆在那里,一下子就感覺虛脫了,差點暈過去。“你沒事吧?”“我沒事。”唐穎之跌跌撞撞的離開了醫院。

?唐穎之晚上就買了去徐華喜老家的票,可他到了那里,村名說他們家搬走了,沒人知道搬哪去了。此后唐穎之多次去徐華喜的老家,可還是打聽不出一點消息。徐華喜就這樣在她的世界消失了,直到畢業都再沒有他一點消息。天妒英才,多少老師愕然惋惜!

?畢業了她被省繪畫館聘用。轉眼她工作四年了,而他已經六年沒有消息了。都快三十的她還沒男朋友,別人給他介紹男朋友她總推辭,富商少爺追她她總是一口回絕。沒人知道為什么,除了那些老同學,大家知道她還在等她。同學聚會的時候就只有她還單身,沒有人會提徐華喜,人們怕她聽了傷心。唐穎之的父母很是著急,就這么一個寶貝千金至今還未出嫁。在女兒面前提了幾次這事,但唐穎之總是心不在焉,父母也拿她沒辦法。

?在2012年的秋天唐穎之的同事約她去看畫展,聽說這是一位剛剛出名的青年畫家。作品得到了許多大師的贊賞。最主要的是此人是一位雙目失明之人,真是天縱奇才,算得上是美術界的一朵奇葩。唐穎之覺得也沒什么事就答應了同事的邀請,去見見這位美術界的新秀。

?那天去看畫展的人特別多,人們都想看看這雙目失明的畫家怎么畫畫,兩個人被人群擠來擠去。這時大廳里爆發一陣喝彩,原來青年畫家剛畫完了一幅佳作。不知誰發出了一聲“咦?”人群突然安靜了。“這畫上的女子和那個女人好像。”“明明是一個人嗎?”唐穎之的同事也覺得那女子好像唐穎之。她發現唐穎之神情怪怪的,眼睛里涌出了淚花,而且一直盯著那個畫家,好想要把他刻在她眼里,生怕他跑了。“徐華喜!”唐穎之喊出了藏在她心里多年的名字。聽到這喊聲,那畫家打了一個激靈,仿佛過了電一樣。突然他叫他的助手帶他匆匆離開了畫展。當唐穎之擠過人群的時候他已經不在了。通過向主辦方打聽,唐穎之知道了他的住所。

?帶著一顆激動而又忐忑的心第二天她來到他住的地方。門鈴響了開門的是他,她一下子沖進他懷里嚶嚶的哭了起來。還是那種香,那種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的香味。他推開了她,“你走吧!”“我不,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唐穎之死死的抱著徐華喜。”“管家管家,給我送客!”屋子里跑出來一個男人把唐穎之拉開了,然后關上了門,只留唐穎之一個人在門外哭泣。

?傷心的唐穎之拖著一個疲憊的心回到了家里,看著女兒如此傷心憔悴,父母就問起了原因。委屈的唐穎之撲在母親懷里放聲痛哭,講了所有的事情。聽了女兒的敘述,唐爸爸決定幫女兒一把,只要女兒喜歡,只要女兒能幸福,嫁給一個盲人也沒什么,唐媽媽也是這么想。

?唐爸爸問女兒:“為了他你敢做一切嗎?”哭花了妝的女兒揚起臉堅定的說:“我敢!”“那好,爸爸就贊助徐華喜辦一次畫展,你把你們的故事寫在發出的邀請函里,希望來的所有嘉賓配合你,你要在眾人面前向他表白讓他娶你為妻,至于能不能成功就靠你自己了,爸爸只能給你創造這樣的一個機會。”所有的來賓看了他們的故事都表示愿意積極的配合,有情人終成眷屬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

?畫展那天徐華喜的助理把徐華喜帶到人群中間,所有的人圍成一個圓圈,把唐穎之和徐華喜圍在中間。“六年了你了無音訊,六年了我常常做夢哭醒。六年了我沒有再過一次生日,我怕吹滅了蠟燭然后一個人躲起來哭。六年了再沒有一個男人能走進我心里,哀莫大于心死!六年,在我最美的青春里,我只干了一件事,就是等你,可我從來沒有后悔。六年前你以為雙目失明的你將是我的負擔,但六年后的今天我要告訴你沒有你才是我最大的負擔!如今你又出現在我身旁,現在的我只有個兩個選擇,要么我嫁給你,要么我自毀雙目再嫁給你!”

?剛聽出是唐穎之的聲音徐華喜就往人群里退,可他那里退的出去,人們早就切斷了他的后路。唐穎之的表白還沒說完徐華喜就忍不住哭了。這六年她和自己一樣經受了多少煎熬,在那無盡的黑暗中支撐他走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還有個她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在一起,在一起!”人群里爆發出一波又一波的喊聲。人群的圈子越圍越小,終于把兩個人擠在了一起。還是那淡淡的香味,他永遠也忘不了的味道,他們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在眾人的掌聲、吶喊聲中相擁而泣。

?他們很快訂了婚,婚禮在下個月十五舉行。婚禮那天沒有豪華的車隊,有的只是一輛自行車。她說以前都是他帶她,今天在這人生最幸福的一段路上,就讓她帶他一次吧!美麗的新娘穿著漂亮的婚紗用自行車帶著帥氣的新郎,在北京的大馬路上他們一直壓到郊外的教堂。在所有親朋好友的祝福下,教堂響起了《婚禮進行曲》。在神圣的上帝面前,神父進行了隆重的婚誓問答。

?徐華喜,你是否愿意娶唐穎之為妻,按照圣經的教訓與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徐華喜:我愿意。

?唐穎之,你是否愿意嫁徐華喜為妻,按照圣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唐穎之:我愿意。

?在眾人的掌聲和感動的淚水中兩對新人互換戒指并熱情相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2019年香港码头诗